茶最早是作为医用的。《神农食经》载:“茶茗久服,令人有力悦志。”茶作为饮料最早的时间众说不一。《华阳国志》载:武王伐纣,巴蜀等西南小国曾将其所产茶叶作为贡品献给武王。最可靠的记载是公元前59年王褒的《僮约》,里面提到家童要在家里煮茶,又要去武阳(即今四川彭山,当时有名的茶叶市场)买茶。这就是说,距今两千多年前的西汉已有茶事或茶俗。但茶真正同文人和文化的结合却是在魏晋南北朝,而这一段时间也恰恰就是以中国文化为代表的东方精神的形成和集成时期。魏晋名士的风度与其说是酒精神倒不如说是茶精神,因为他们都很清醒,不糊涂,即便狂也是佯狂,是对王权和世俗的一种反抗。所谓“魏晋风度”,总体来说是清正而深远的,犹如茶的感觉一样。我很欣赏这样一种诗境: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天寒夜深有客来,不是情谊深便是心事重,此时以酒待客不合适;热茶一杯,甘醇而益思,有助倾谈,加之竹炉炭火暖意融融,明月梅花超然物外,此时,人一定是真诚的,这种境界不可能存在虚伪或矫情。如果说酒能代表一种豪放的、浪漫的风格的话;那么,茶所代表的绝对是一种清静的、悠远而恬淡的情怀。
  工业文明和都市浮躁的心态,对茶来说是一种侵害。泡茶用的水,已不是山涧清泉,而是经过化学处理的无源之水;茶叶已多半不是取自深山雾谷,而是人工大面积种植并且施之以化肥农药的产物。饮者也不是为清静的悟识和悠远的感受,而只是忙碌中短暂的点缀。没有“初红”的炉炭火,代之以无形电热沸;没有清风明月山涛树影,代之以满室赝品装饰。喧嚣的大厅,拥挤的人流,吵闹的打击乐,殷勤而矫情的服务。这样的茶事,你再也感受不到自然的气息古典的情怀,也容不得你思考。这样的茶事,早已背离了茶文化之人文本初,茶的精神渐行渐远日益式微,演化成为一种匆忙应酬的形式,抑或一种商业运营的道具。


 

©2021 大昌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54906号-1  

浙公网安备 33090202000493号

 

 

 

手机购彩-助手